您的位置 : 足球之夜20130616 > 都市 > 修行一万年

更新时间:2019-07-06 11:49:57

修行一万年

carcony 节油器: 修行一万年 天明 著

足球之夜20130616 www.fast-lane.cn 连载中 江南苏梦茜 明星同人小说 鬼怪小说 报复小说 多肉小说

修行一万年主人公叫江南苏梦茜,由天明所著的社会都市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至尊龙帝转世重生,需要在人间修行一万年才可成正果,这个年代,是他最后的一次修行。

精彩章节试读:

"你知道猪为什么会死吗,因为看见你比它更笨更蠢,所以自愧不如不想活了。"

苏梦茜像从前那样,狠狠的训斥眼前的男人,连踢带打。

男人手里拿着空茶杯,一脸无辜。

因为给她泡茶的时候,一不小心弄脏了她的新衣服。

他知道又做错了,惹他的老婆姐姐生气了,害怕的缩在角落里,捂着头忍受着苏梦茜的打骂。

像小孩那样哭了起来。

"嚎什么嚎,没用的傻瓜,气死我了,快去把我的衣服拿过来让我换。"

苏梦茜连忙擦拭她的衣服,一副嫌弃的眼神,又踢了他一脚。

这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江南,一个十足的傻子,智商不如五岁小孩。

两年前,因为家族利益而联姻,两人订婚。

岂料江南因为一场意外变傻了,而江家也在一夜之间破产。

相反,苏家却蒸蒸日上。

江南成为了一个累赘,出于一丝同情,苏家养着江南。

就好像是养着一条摇尾乞怜的狗那样。

今天,苏梦茜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和一个叫杨小树的男人约会。

这就意味着,她已经下定决心,彻底的抛弃江南这个傻子未婚夫。

是苏家的意思,也是她的心思。

她可不想在大好的青春年华,和一个傻子男人过。

不过奇怪的是,等苏梦茜把衣服擦干净了,回头发现江南却是无动于衷。

"你耳朵聋了,叫你滚去给我拿衣服没听见?"

苏梦茜气的直跺脚,揪着江南的耳朵,和从前那样,抄起鸡毛毯子就要打他。

她原本以为,江南肯定会哭哭啼啼的,求着饶跑过去。

可是,江南突然眼神一变,嗖的一下站起来。

居然朝着苏梦茜挥出了一拳头。

顿时,鸡毛毯子飞到了空中,四分五裂。

嘭的一声,炸开了,散落了一地。

苏梦茜也吓的尖叫一声,跌坐在了地上,花容失色。

"你,你居然敢还手?"

苏梦茜有些难以置信,江南变傻这几年,被她欺负惯了。

而刚刚,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他刚才的眼神,好犀利,居然,让她有一丝害怕。

这不是一个傻子会做出来的事。

他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得这样陌生?

好像,并不是他本人似的。

"混蛋傻瓜,给我老实站那别动,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苏梦茜被激怒了,她冲过去,准备拿拖把过来,要给江南一点颜色瞧瞧。

江南瞥了她一眼,非常淡定的去照了照镜子。

当鸡毛从他头顶落下的时候,他挥出手指隔空弹了一下。

那些鸡毛瞬间化为灰烬。

"这傻子长的还挺帅的,倒是符合我的气质,怎么总是被老婆欺负呢?"

江南摇摇头笑了笑。

就在苏梦茜骂他不如猪的时候,他还是那个傻子江南。

而刚刚,这个身体已经属于另外的一个灵魂。

"你在照镜子?"

苏梦茜气势汹汹的拿着拖把冲过来,发现江南正在整理头发,更加惊讶。

几年了,江南变傻后一直穿的破破烂烂邋里邋遢,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

这,这还是他吗?

江南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苏梦茜。

"这傻子的老婆还挺漂亮的,就是脾气刁蛮了点。比我在战国时期的那个老婆要漂亮多了,和我当初捡到的秦始皇的某个妃子有一拼,简直和王昭君差不多了,却比康熙的皇后的模样还要好点,当然,上个世纪,我那个外国女朋友……"

"我跟你说话呢,你看着我,抬起头来。"

苏梦茜愤怒的挥舞着拖把,作势要打。

"我,我去拿衣服。"

江南假装很害怕的哭了哭,又恢复了那副蠢笨的样子,飞快的跑房间去了。

"咦?难道刚才是错觉吗?"

苏梦茜揉了揉眼睛,微微皱眉,有些纳闷。

随后她冷笑一声,看来他还是那个傻子,哎。

江南关上门,瞬间又恢复正常。

眼神明亮,似乎容得下日月星辰,傲视苍穹。

渐渐的陷入了沉思和回忆之中。

这一世,应该是最后的一世了吧?

算一算时间,应该快一万年了。

万年前,身为至尊龙帝的他,因为小人陷害,渡天劫失败,神魂和身体分离。

神魂需要在人间修行,不停的转世重生。

如此,反反复复一万年,受尽人间酸甜苦辣,集万千功德,做万千善事,才可得道飞升,归位金身。

如今,将近万年的记忆也承载下来。

他重生当过将军,大臣,富人,乞丐,皇帝。

每一世,他都尽量多做善事集功德??墒欠踩耸倜邢?,他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这已经是最后一世了,居然重生在一个傻子身上,开玩笑吗,可是还差很多善事和功德需要去修行,要是完不成修行,这万年来的努力就白费了,看来要抓紧时间才行。"

"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忽然间,苏梦茜愤怒的踢开了门,打断了江南的思绪。

"给。老婆姐姐。"

江南老老实实的把衣服递给了苏梦茜。

为了不让苏梦茜怀疑,更别让其他人发现。

就暂时的伪装做个傻子吧。

这样更方便修行。

"你不许叫我老婆,是不是找打,别弄脏了我的衣服,滚出去把你的衣服鞋子收好,在门口等着我。"

苏梦茜没好气的怒斥着,看着江南傻乎乎的样子,又自嘲笑一声。

刚才肯定是自己眼花想多了,产生了错觉吧。

"收,收东西干什么???"江南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要你去就去,废话那么多,找打???"

和以前一样,苏梦茜伸手就打在江南的头上。

但是这一次,她居然落空了,她眨了眨眼睛,发现江南居然已经到客厅了。

跑的还挺快的,算了,反正马上要把他给扔了,这个累赘,也不想要了。

"这分明是要我卷铺盖滚蛋啊,就先顺着她吧,正好也出去看看这个年代的世界啥样。"

江南假装乖乖的把衣服行李打包好,才发现,这个傻子之前过的可真悲催,这衣服鞋子都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吧,连乞丐都比他穿的好,苏家果然是没把他当人看。

"不过,现在老夫这个龙帝来了,第一件修行的事,就是让你这个傻子翻身做男主人。"

江南背着包,在门口等着。

苏梦茜打扮的美美的,出门后,很多过往的路人都忍不住回头看她。

"滚去车上坐好。"

苏梦茜瞪了江南一眼,开车上路,没走多远,她的手机响了,她把车靠边停下来接电话。

电话是她母亲叶舒打来的,气冲冲的吼道:"梦茜,你做什么呢?"

"刚到街上,怎么了妈?"

"那个傻子呢,你还没有把他扔了?"

苏梦茜回头看了看副驾驶的江南,他正低着头玩脚指头呢。

"就在我车上呢,我正要去丢下他,你急什么。"

"还不急,你都老大不小了,和江南的婚事,很多人都知道,你想再嫁个好人家,就必须摆脱他,不能再拖了,马上你就大学毕业了,

好多富家子弟都惦记着你呢,但是碍于你有未婚夫,多少有些麻烦,我们又不能直接宣布和江南断绝关系,那样会让人嘲讽苏家没有道德没有良心,毕竟当初***过我们,别人会说我们心狠手辣……"

"哎呀知道了妈,我这不是在做吗?"苏梦茜可不想听啰嗦的话,打断了叶舒的长篇大论。

"知道就好,做的干净点,最好让他迷路回不了家,那样我们可以好跟外界交代,是江南自己走丢了,我都让人准备好寻人启事了,到时候做做样子就行,赶紧把他扔了,杨小树还等着跟你约会呢……"

"行了,知道了,我待会就去见杨小树,先挂了。"

苏梦茜挂断了电话,又看了看江南,他还傻傻的玩着脚指头呢。

苏梦茜微微皱眉,重新发动了车子。

她早就想好了一个地方,就算是正常人,那里的地形也不容易走出来,更别说一个智商不超过五岁的傻子。

江南对母女俩的谈话听的一清二楚,作为至尊龙帝的转世,听力自然超乎常人。

他根本就没在意苏梦茜要做的事,而是眯着眼,观察着车窗外的这个繁华的城市,欣赏着过往来去的美女和豪宅豪车。

车子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地形复杂,正常人都容易迷路。

"滚下去。"

苏梦茜把江南的行李扔下来,又把江南推下了车。

她下车关上门,准备去驾驶室。

江南知道她要扔下他了,他本来想用其他办法留着她的。

但是,不如抱着她来的直接。

"松开。"苏梦茜捶打江南。

"我不。"江南就是不松手,反而抱的更紧。

苏梦茜死活都推不开,打在江南身上,他居然像是没事人一样。

就在此时,一辆豪车突然停在了旁边,几个男的,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苏梦茜扭头一看,表情有点复杂,带着点欣喜,又有些担忧。

领头的那个男人是杨小树,杨家的实力在苏家之上,也是杨家击垮了江家。

有了财力,杨小树疯狂追求苏梦茜。

原本两人约好了,今天要去约会的。

苏梦茜的妈妈叶舒不放心江南的事,派人跟着苏梦茜,她觉得这个时候,正好可以让杨小树出面。

所以,就打电话叫来了杨小树。

看见眼前的一幕,杨小树气呼呼的,冲上去就要揍江南。

"他妈的蠢蛋傻子,放开你的手,听见没有?"杨小树对着江南恶狠狠的吼叫。

要真是以前那个傻子,早被吓唬了,以前不知道被杨小树欺负过多少次了。

但是现在的江南可是在人间活过了上万年,什么人没见过。

怪兽都打过,还会怕一个杨小树。

"原来这家伙就是傻子的情敌,还想跟他抢老婆,那就替他好好的教训下杨小树。"

江南依然抱着苏梦茜不放手,就当杨小树不存在似的。

杨小树怒了,他还没有抱过苏梦茜呢,自然不允许其他男人碰她,傻子也不行。

"王八蛋,我看你想挨打。"杨小树火冒三丈,过去拉扯江南。

却突然感受到巨大的冲击力,无形中撞击他,把他弹开了,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鼻子磕破了,头破血流,疼的哇哇叫。

"啊,他妈的你还敢还手,来人,把他狠狠的打一顿。"杨小树大喊大叫。

他的几个属下冲上去就要对江南动手。

苏梦茜看不下去了,拦住了他们。

"够了,别闹了杨小树,你跟一个傻子斗什么气,他也没还手啊。"

"那我怎么倒了?让你把他扔掉,你为什么还不扔?"杨小树气急败坏。

"别当他面说的那么大声。"苏梦茜有些难堪,连忙看了看江南。

江南却假装很害怕,眼神也很无辜。

看样子,苏梦茜也没有想的那么无情冷酷。

"说了怎么了,他一个傻子知道个屁,你是不是舍不得他了?我才是你的男朋友。"

杨小树捂着脑袋站起来,头都摔破了。

"你说什么呢,不要胡说八道。"

苏梦茜焦急了,有些心虚了。

因为周围已经有好多人围过来看热闹了。

"你要是不忍心,交给我来办。"杨小树恶狠狠的瞪着江南,恨不得掐死他。

"都几年了,在乎这一会儿吗。"苏梦茜环视四周,紧张起来。

杨小树朝几个属下使眼色,示意他们过去打江南一顿。

几个属下刚冲到江南身边,就被一阵无形的力量给击退,纷纷跌倒在地上打滚。

一时间,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全都大眼瞪小眼,真是见鬼了啊,怎么回事?

围观的人开始议论纷纷的,这让杨小树他们有点下不了台了。

发现越来越多观众,苏梦茜立刻悄声的告诉杨小树,今天就算了,下次再说吧。

毕竟杨家和苏家在龙城有头有脸,传出去对名声不好。

苏梦茜带着江南重新上车。

杨小树和其他人在后面开车跟着。

"妈的,这傻子力气真大,没看出来呢。"

杨小树在车上骂骂咧咧的。

江南在前面车上听的很清楚,回头看了看,露出不屑的眼神,暗自好笑。

虽然神魂才恢复一点,还很薄弱,可那也是上古至尊龙帝的神魂,倘若真身在,不过是挥挥手,就可以让他们这些凡人,弹指间灰飞烟灭。

要不是为了修行不杀生,刚才江南可以轻轻松松的把杨小树给捏死。

"树哥,今天就这样算了吗?看苏梦茜那样,好像打算带江南回去了吧。"杨小树一个属下很不服气的问。

"虽然江南是傻子,再怎么样也是老子的情敌,和苏梦茜又一块住了几年,就算是一条猫一只狗也有感情了吧,苏梦茜肯定是舍不得的,妇人之仁,女人就是心软。今天老子肯定要让江南消失的。"

杨小树迅速的和属下商量了一个办法,接着,属下就给苏梦茜打电话了。

苏梦茜靠边停车,立刻跑过来看杨小树,发现他很难受的捂着肚子只喊疼。

当然,杨小树是假装的。

杨小树让苏梦茜去附近药店拿点药,苏梦茜马上去了。

支开了苏梦茜,杨小树立刻让人拿着糖过来了,去哄江南。

"来,哥哥给你糖吃,跟我去买更好的东西吃。"

"好啊,好。"江南知道杨小树不怀好意,也不戳穿,倒是想看看他玩什么把戏。

杨小树没想到江南这么容易就上当了,立刻带着他,悄悄的离开了。

只留下来两个属下,好拖住苏梦茜,顺便撒谎敷衍她。

到了晚上,三更半夜了,车子离开这个城市几百里路了。

在一个特别偏僻的山旮旯里,这里崇山峻岭,地形复杂,杨小树打算把江南扔在这里。

这个傻子,在这里不是饿死就是吓死了,就算运气好有人帮他,也回不去家了。

那样的话,就是替苏梦茜了却了心事,丈母娘肯定会特别高兴。

到时候就可以和苏梦茜毫不顾忌的谈恋爱约会了。

"我要撒尿。"突然,江南说话了。

"好啊,去那边树林子。"杨小树正愁找不到理由骗江南过去呢。

两个属下带着江南一块去,杨小树已经悄悄给他们下了命令,待会儿用袋子蒙着江南的头,狠狠的揍晕了,然后扔下他离开。

两个属下悄悄在江南后面跟着,到了林子深处,就开始动手了……

杨小树等了一会儿,没见着两个属下回来,刚要打电话,却发现江南急匆匆的跑过来了。

"妈的,这傻子怎么回来了?"

杨小树赶快下车。

"他们俩呢?"杨小树问。

"不知道。"江南摇摇头,上了车。

杨小树很纳闷,以为出什么意外了,就连忙跑过去看。

但是四周黑漆漆的,他走了没几步,突然脚下一空,直接掉进了一个坑里。

摔的头晕眼花,好不容易站起来,发现两个属下在坑里晕过去了。

坑非常深,好像是新挖的,根本爬不出去。

杨小树当然没想到,是江南刚用龙帝神魂的灵气炸出来的。

杨小树急的大喊大叫,发现江南过来了。

他立刻向江南求救。

"乖,快点去找东西,拉我们上来,哥哥回去给你买更多糖糖吃。"

江南暗暗好笑,却突然说道:"我不要糖,我要撒尿。"

"啊,别,你个死傻子……"

杨小树话没说完,嘴里和身上淋的到处都是……

等杨小树打电话叫人过来把他们弄出来,已经是几个小时后了。

杨小树想要找江南发气。

却发现江南不见了。

杨小树浑身脏兮兮的,又特别疼。

"算了,傻子不见了正好,这趟算没有白来。"

杨小树气呼呼的,打算回去。

"老大,等回去了,一定要好好的搞定苏梦茜那个娘们。"

"当然了,没有了江南那个傻子碍手碍脚的,老子回去就去找丈母娘提亲,苏梦茜肯定要嫁给我。"

杨小树已经迫不及待了,立刻给苏家打电话联系。

叶舒接到电话,开心的合不拢嘴。

"快点来吧女婿,我等这天好久了,明天就让你和梦茜订婚,别说订婚,明天结婚都行。"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明星同人小说
  2. 鬼怪小说
  3. 报复小说
  4. 多肉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青蛙美文

回复修行一万年或者回复书号966 阅读全文

×
代孕 | 潮汕代孕医院 | 常州助孕 | 郑州助孕互助 | 重庆代孕 |
  • 中铁十二局涉环境违法被雄安新区通报 回应:已整改_dnf能量残骸 2019-07-19
  • 合肥市庐阳区“真金白银”兑现15项奖补政策_奔跑吧兄弟新闻发布会 2019-07-19
  • 华龙直播|全国主流网络媒体重庆高校行_可爱颂歌词翻译 2019-07-18
  • 国际社会盛赞中国新型政党制度_什么叫对等网 2019-07-17
  • 建三江管理局:做好“三强化”推进智慧农业_爱你爱的恨了你 2019-07-16
  • 《e点健康》第七期 微波炉你用对了吗? _巧虎宝宝吧 2019-07-15
  • 鲜奶的“鲜”是什么鲜? _神武雪仗狂欢夜 2019-07-15
  •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推荐2017年第四季度优秀国产电视动画片的通知_木叶村的英雄们2.5 2019-07-14
  • 2019西藏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从业人员培训班开班_青岛海尔路178号 2019-07-14
  • 中国赴刚果(金)维和医疗分队获战区司令嘉奖_疾风守护者 2019-07-13
  • 中老铁路新平隧道四个辅助坑道正洞实现贯通_cooleye豹纹 2019-07-13
  • “期待同中国加强冰雪经济合作”_上海青浦男性医院 2019-07-12
  • 世界级的成功!俄专家如是评价中国运载火箭海上发射——_许东波 2019-07-11
  • 专题:2006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_哪部言情不狗血 2019-07-11
  • 纽约肯尼迪机场仍有航班延误情况_刘溪韵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