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足球之夜20130616 > 玄幻 > 君引九泉

更新时间:2019-09-05 09:25:20

君引九泉

斩魂狂刀加点: 君引九泉 上玖殿下 著

足球之夜20130616 www.fast-lane.cn 连载中 阿晔染染 讽刺小说 网游小说 宫斗小说 推理小说

《君引九泉》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阿晔染染,是作者上玖殿下编写的玄幻仙侠小说,已上架微小宝。那年初遇,她还是浩瀚星海中的一缕缥缈星光,困于深渊之下,翘首观望着云霭上那俯瞰众生的白衣男子,眼中第一次有了神的影子?!澳阆肴帽咀鸫阕??也好,从此,你便叫白染?!别ㄔ瓢?,不染纤尘。他赐给她一具身躯,给了她无尽的生命,但作为代价,她须得替他挡尽天下劫——九万年后,红颜成枯骨,当年立于星光下凝视自己的男子已不复存在,自此之后,她的生命中,少了一段痛苦的往事,却多了一个痴心人。云清这个名字,生来便是要与白染凑一对,他重归三界之日,便是偿还她之时。后来,世人皆知,天界第二任星宿之主是个吃媳妇软饭的神仙。明明可以靠实力征服天下人,却偏偏要靠颜值……

精彩章节试读:

九重宫阙,泱泱星河,清风吹去万树残花——

我爱之人,彼时便站在我的眼前,银衣清华,芝兰玉树。我在等他唤我回家,可他却双眸寒彻,冷面霜眉,薄云萦绕在他滚了长云花的袖间,他没再唤我回家,只是凝声沉重道:“染染,你想逃?”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看我的眼中,再没了柔情。

“阿晔……”我嗓音嘶哑地唤着他,心如死灰……

我是他从星河深处带回九曜宫的一只灵。曾经,他也真切地将我捧在掌心细心呵护过,他给我取名白染,说要陪着我一生一世。我当了真,或许,彼时他只以为我是个没有意识的灵吧,但他不晓得,他说过的话,我都放在了心上,记得一清二楚。

大抵若没有雪离上仙的那番话,我还会傻傻地守在天牢中等着他,等他带我回家……

“你以为神尊大人真的会来救你吗,别痴心妄想了,染染,他只是想要你去替他挡劫。你没看见这诸天星河摇摇欲坠吗,只有你的元神,才能稳住星盘。神尊将你养在身边,就是要将你扔进星河中,去应劫!”

我痛苦地捂住头,泪水覆满双面,心口颤抖的喘不过气来:“不会的,阿晔不会这样对我的?!?br/>
也许便是因为我傻,所以才会相信,他从星河中救下我疼爱我,是真心的。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婧怡帝女将我囚禁在天牢中折磨了两个多月,泰半,是他的旨意。

我是个灵,是个知晓七情六欲生老病死的灵,雪离上仙将真相都告诉我后,我犹豫了,她带我破牢而出,要送我离开九曜星宫,去哪里都好,至少,能捡回一条性命??墒虑榘苈?,时隔多日,我再见到他,竟是这般场面,他手握玉骨折扇,立在我的眼前,骨节透着玉白,双眉紧拧。

星河中的星辰熠熠,他身后随着百名执银枪的仙将,只待一声令下,我便可魂飞烟灭,成了仙又如何,到头来,还是要落得个消失的下场,甚至连生存过的痕迹,都没有。

“神尊,神尊大人你饶过染染吧,染染的年纪还小,你不能让她去殉劫,她会死的,神尊大人!”雪离上仙蓦地跪下,给他磕头,颤抖祈求道,“神尊大人,求您开恩??!”

他的面色,依旧那般冷冰冰的,眸光不曾离开我半分,陌生疏离。

我嗤笑了一声,脸上一片冰凉,身子瘫倒在地,雪白的衣裙似那皎皎流云上绽放的一盏月锦花。

“罪仙白染,私自逃狱,罪加一等,罚三千仙鞭,即日起打入天牢,无本尊的旨意,谁都不许私自见她!”

天钟的闷哼声传至九曜宫,拢共响了九下,南斗星君携人捆住了我的双手,将我整个人的身子都给悬了起来,自仙将的手中接过仙鞭,犹豫了一瞬,沉声道:“小白,别恨我?!?br/>
我虚弱一笑,事到如今,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恨任何人呢。三千仙鞭虽不会要了我的性命,但至少能将我打个半死不活,他不会让我死,他还需要我,去应那九天星河的大劫。

仙鞭落在我的身上,血痕添了一道又一道。我闭上眼睛,泪水顺着下颌滴落在衣襟之上,肩上的伤口灼热,火辣辣的疼,我咬牙逼自己不叫出声,胸口一抽,一股燥热涌上了喉头,唇齿间溢满了血腥味。

三千仙鞭还未抽完,我便晕了过去。

意识弥留之际,我听见有人在我耳畔颤抖道:“小白,小白,你一定要撑下去??!”

纵然南斗星君有心要留我一条性命,可也不能违背了堂堂九曜宫之主帝晔大神的命令,终究还是将我丢进了阴冷昏暗的天牢之中,雷鸣阵阵传入我的耳廓,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墨色浮云里,好似有一盏红花,在缓缓绽放……

犹记三百年前,我还是浩浩星河中的一缕星辰之光,囚禁于星河深渊中不得自由。我每日都在星海中沉睡,从不知道,星海的外面,究竟有什么。

后来有一日,星海来了一个神仙,那个神仙剑眉星眸,白衣翩然,立于云霭之上,俯瞰着我,我瞧见了他,顿时开心了起来,几次欲要冲破星辰光芒扑进他怀里,可都无济于事,最后还差些被星石给砸死。他蹲下身子,单手托腮看了我一阵,好看的眉头敛了敛,道:“你想跟我走?”

我大喜,一个劲儿地蹦跶,他明白了我的意思,伸手将我从星河深渊中捞了出来。

他给了我一根仙骨,替我塑了一具身躯,渡我成仙。我原本是个没有七情六欲的灵,是他,让我有了神识,让我晓得了甜的滋味。

他总当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甚至连吃饭,都需他亲自手把手教一教。

他喜练剑,而彼时我便坐在九曜宫的那片月锦花海中歪头看他,偶尔还学着雪离的模样,拍手叫好。

“你那样缠着神尊,是不是喜欢上神尊了?”彼时雪离从我手中抽掉沾满墨痕的毛笔,又拿起手帕给我擦了擦鼻头上的东西,明眸善睐。

我呆呆道:“喜欢,是什么?”

雪离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叹道:“喜欢,就是你每次见到神尊,就会情不自禁地贴上去,你想抱抱他,亲亲他,甚至想和他朝朝暮暮,天长地久?!?br/>
我摸着鼻头打了个喷嚏:“朝朝暮暮,天长地久……我现在也朝朝暮暮陪在他身边啊,阿晔说,他会陪染染一辈子的?!?br/>
南斗星君一边给我收拾着被弄脏的宣纸,一边责怪道:“小白的年纪还小,你这些歪理,都是从哪里学来的?!?br/>
雪离狡辩道:“什么歪理啊,这可是我特意同姻缘神君讨教来的!”

喜欢一个人,其实不需要什么理由,约莫是在来九曜宫的第一百年,我懂得了什么是喜欢。我喜欢阿晔,整个九曜宫的神仙都知道。

但我后来才晓得,婧怡也喜欢他,她虽名义上是阿晔故友的女儿,该唤阿晔一声叔父,可事实上,她从没唤过阿晔叔父,平日里只随着众星君唤阿晔神尊大人。我来九曜宫的前一百年,她回了旧族祭拜亡去的父亲,暂未露面,一百年后,她重归九重天,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和我打架。

彼时我没打过她,被她用鞭子抽的浑身是血,连脸也伤了。我怕阿晔知道会生气,便一个人躲在房中挨了两日,到第三日的时候,我发了高烧,他来时,我已然烧的有些犯糊涂,窝在他的怀里撒泼大哭。他那时候,很是心疼我,亲自给我上了药,还责令婧怡以后不得踏入我的寝殿。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我还真是傻得可怜,天真地以为,他心里有我。我以为我赢了婧怡,可我明明是输得最彻底的那一个啊……

身上的伤口发作,痛得我牙齿打颤,我翻了个身,蜷缩在墙角,血顺着指缝滴在了墨色云层中——

朦胧之间,我隐约见他一袭白衣,身影穿过玄冰牢门,缓缓走近我。

“阿晔?!蔽姨稍诘厣?,虚弱一笑。他蹲下身子,握住了我的手,将我小心翼翼地扶进怀中,哑着声唤我:“染染?!?br/>
压抑在眼眶中的泪水终是决堤而出,我挪了挪身子,将头埋进了他的怀中,颤抖道:“为什么,为什么不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伤着婧怡的,我没有想杀她,为什么你不信我?”

消瘦的五指握成拳,我抬起拳头肆意地往他胸口砸去,他攥住了我的手腕,大手柔柔抚着我的青丝,哽咽道:“染染,我相信你,你听话,别哭?!?br/>
我埋头在他怀里哭得几近昏厥,他便紧紧地拥着我,怀中的月锦花香味,馥郁扑鼻。

如若不是翌日我被横着抬出了天牢,我也许会真的以为,他来看过我。

“小仙子的毒已经解了,只不过,她仙元受损得太过厉害,还需修养个几千年?!币缴翊笕宿圩呕ò椎暮?,拧眉道,“好好一个孩子,怎么会折腾成这样?若不是发现的及时,她的命,便没了?!?br/>
雪离上仙坐在我的床前,含泪抚着我的容颜:“帝晔大人怎么忍心,染染被囚在天牢中已经三个月了,身受重伤还要遭人暗算,大人明明知道,那毒是……”

司命星君出声打断她的话,扫了一眼面色苍白的我道:“既然帝晔大人已经答应将她留在司命府,过往的事情,你便不要再提了?!?br/>
他此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他想提醒我,好自为之。

后来的几日中,我从雪离的口中套出当日的事情。原来我被丢进天牢后,来看我的并非阿晔,而是婧怡,婧怡善毒,故意用毒将我封印在往日与阿晔的回忆中不可自拔,便是要让我神不知鬼不觉地死在天牢中,好在第二日司命星君前去求见帝晔神尊,顺便提及了星河中的事情,阿晔这才放我离开天牢,但须得押送至司命府,由司命亲自看管。

我中了毒,命在旦夕,连派人押送的功夫都省了,直接给我抬去了司命府。

来司命府拢共没有多少时光,除却在司命星君与雪离的面前装傻之外,余下的时日,便多躲在司命府借酒浇愁。司命星君曾同我悄悄透漏过,星盘在三百年前得帝晔的灵力加持之后,暂时还可以支撑几百年。这便代表,我还可多活上几百年。

我捧着酒坛子喝得烂醉如泥,所谓的前缘,所谓的后果,都在一醉中忘记个干干净净。

多少日以来,我一直都在寻找忘记帝晔的办法,可我却发现,有些人越是想忘掉,便越忘不掉。

我还是有些不甘心,不甘心为何他只信婧怡的一面之词,便定下我的滔天大罪,不甘心婧怡给我下毒,他只当过眼浮云,视而不见。但再多的不甘心,我都需自己忍着,司命星君说过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酒坛子从我手里滚入云层之中,我起身,摇摇欲坠,步伐踉跄地追着酒坛子,身子一个重心不稳,便倒在了缥缈云烟深处,抬眸见那酒坛便在不远处,我颤巍巍地伸出手,欲要触碰它……

视线中出现一双红色的绣鞋,女子俯身,长裙委地,金线攀成的云纹格外刺目,我晃了晃脑袋,只见一只戴了碧色镯子的纤纤玉手先我一步拾起酒坛子,声音冰冷刺耳:“我早便说过,你夺不走他的?!?br/>
她甚少穿得如此喜庆,曾有一瞬间,我错以为,那身如火如荼的广袖纱裙,是她的嫁衣……

我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抹了一把眼角的潮湿,转身故作糊涂:“你是谁,他又是谁,我不认识你?!?br/>
逃避,是最懦弱的方法。

她笑,随手丢掉了酒坛子,嫌弃地拍了拍玉手,道:“看来你还不知道……三个月后,我便要嫁给帝晔了?!?br/>
我羸弱的身子蓦然一僵,西风猎猎吹落枝头残花,擦过我的衣袖,心头狠狠一抽,我闭上眼,泪水从脸颊流淌过,落在绣了梨花的衣襟上,僵硬地挪动着脚上步伐,一个眼黑便晕了过去。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网游小说
  3. 宫斗小说
  4. 推理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君引九泉或者回复书号6672 阅读全文

×
代孕 | 潮汕代孕医院 | 常州助孕 | 郑州助孕互助 | 重庆代孕 |
  • 数字产业化有支撑,产业数字化有平台—— “数字浪潮”助福建新经济崛起_滑县一中招生办 2019-10-22
  • 这场生死战关乎香港前途命运,退无可退无需再退! _陈冰透视 2019-10-22
  • 人民日报社论:为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而努力奋斗_臭男人 2019-10-21
  • 青藏公路 | 中国国家地理网_沉思近义词 2019-10-20
  • 韩国游客突发癫痫 烟台机场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紧急救助_怪盗基德出现的集数 2019-10-19
  • 浦发银行推出上海自贸区新片区金融服务方案_千言万转路不定 2019-10-18
  • 哪位民国陆军上将门徒遍天下 连蒋介石都是他弟子_辽宁一线通 2019-10-17
  • 朝韩会谈:隆冬有暖意,春来尚需时 _电话区号查询归属地 2019-10-17
  • 欠债超14亿元,卖地卖厂卖资质,力帆需要尹明善“复出”吗?_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 2019-10-16
  • 奶奶装代言人72岁淘女郎:我们的生活品质不输小年轻_仙剑5南柯一梦 2019-10-16
  • 受理原告广州经融贸易有限公司诉被告广西北流市鼎泰投资有限公司、何玉棠、胡丽企业借贷纠纷一案 _全能变速齿轮 2019-10-15
  • 兴宾区税务部门:“一对一”宣传退税政策_www zxxk com 2019-09-29
  • 岳阳平江“天岳飞龙”森林探险运动基地开园_中创高科生态仪价格 2019-09-28
  • 奋发有为,开拓全面从严治党新境界——专家学者热议习近平总书记中央纪委二次全会重要讲话_天台百度影音高清 2019-09-28
  • 海上丝路指数:多数航线运价回调 综合指数小幅下跌_麦家琪偷窃无罪 2019-09-27